为什么不能没有货币——新殖民主义

其实关于新殖民主义,早在三四年前就想写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只是传统的一些观点流毒太广,还是有必要做点贡献把它们彻底埋葬的。

之前所说的货币信用都是针对个人和社会化大生产而言的,但是其实对于国家之间,殖民与被殖民,剥削与被剥削,这两个工具有更多的文章可以做。

大家都知道早期传统的殖民方式无外乎以下两种:1、劫掠当地资源运回本国。2、贩卖、剥削当地廉价劳工为本国人劳动。这两种的起源和顶峰都在葡萄牙和西班牙鼎盛的大航海时期,美洲大陆的黄金、白银大把地流入欧洲,同时在当地大量种植经济作物满足欧洲人的各种需要,最后由于过度地屠杀了当地居民而开启了罪恶的“黑奴”贸易,直接将非洲人民贩卖到美洲大陆,驱使其为奴隶。

葡西之后的英法荷等国继续沿袭了以上套路,但是在此之外又有他们的“创新”,他们开始大量地在当地建立公司,将一些产品倾销到这些国家,不是简单地掠夺资源,和剥削劳动力,而是通过一些不对等的贸易,先大量地获取当地的货币,然后再用货币去换取相应的物资。作为中国人恐怕对这种方式再熟悉不过了。“鸦片战争”的起因就是英国想通过大量走私鸦片,获取白银,从而平衡由于从中国进口大量茶叶、丝绸而造成的贸易逆差。剥开贸易的外衣,可以发现实质不过是用大量廉价的鸦片换取茶叶和丝绸以及其他英国需要的贵重商品而已(由于货币一般等价物的属性,使得这种掠夺有很明确的目标,简单的说就是想买啥就买啥)。

而在二战之后,随着各殖民帝国的土崩瓦解,各殖民地的纷纷独立,在今天已经很难再找到几块经典意义上的“殖民地”了,那么殖民者和殖民的行为真的已经消失了么?

其实没有。只不过现在的殖民手段更高明更有效了而已。我们可以看一个例子:某国A是一个主权完全独立的大国,但是属于第三世界国家,不在西方世界的阵营之中,外汇不能自由兑换,经济相对落后。这时某国为了发展,想出了一个办法,它利用本国资源丰富,廉价劳动力众多的优势,大力发展对外贸易和外向型经济,为了支援出口,让本国货币大量贬值,于是很快在外需的强力拉动下,该国经济迅速发展,人民生活迅速提高,同时由于外向型经济的发展,该国政府手中握有了大量的外汇储备,可以有效地稳定和控制本国货币的升降,也可以购入一些该国所需但无法制造只能从西方购入的商品。

咋看之下这是一部很励志的大国崛起的大片,但是实际上,仔细地算算账就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首先,国际市场的定价体系把握在西方大国手中,于是欧美等国可以通过巨额补贴来降低一些大家都能生产的产品(比如农产品)的价格(价格补贴还可以直接挤垮当地的产业资本,直接从资本上游去控制),抬高只有它们才能生产的或者被“知识产权”和“专利”保护着的所谓“高科技”产品的价格。于是他们国家的人只需劳动一小时甚至不劳动(比如nike的贴牌)就能换回其他国家的百姓工作几十甚至上百小时的劳动成果(看看现在世界上一半的鞋子,1/3的衣服都在哪里生产就知道了),而这一点在A国,由于为了促进出口而将本国货币大幅贬值表现得更加明显。而资源也一样,发达的B国只需用一些廉价的硅片(这些硅本身可能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就可以换回大量的石油、木材、稀土等珍贵资源。而A国为了成功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和资源甚至有时还得还得绞尽脑汁,低声下气地去求B国,B国在剥削和掠夺的同时俨然扮演了一个施舍者的形象,这在传统的殖民地是很难看到的。

其次,B国可以利用手头大量的货币(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拥有国际货币的国家又有了铸币税的福利)到A国投资办厂,招最优秀的劳动力,用最好的资源,(而成本很低)将产出成果的大部分运回B国,于是带来了资本的高收益率。而由于B国资本的高收益率,大量其它国家的资本就被吸引过来,形成强烈的正反馈。B国的财富就可以迅速地积累起来,它唯一需要发愁的就是如何将这些巨额的并且还在不断快速增长的财富消费掉。

最后,过去宗主国政府需要一个强大的武力来面对殖民地人民的反抗,如何既能很好地吸血又能缓和和殖民地人民的紧张关系,一直是殖民当局最头疼的问题之一。但是到了A国这个问题却自然地解决了,A国人民直接面对的是A国政府,于是所有的压力所带来的矛盾就转移到了A国人民和A国政府之间,B国这时则因为占据了产业链的上游,B国的人民也过着更加富裕文明的生活,而很容易获得A国人民的好感和向往。虽然,B国人民的劳动实际上主要被A国人所剥削(这笔账很好算,比如在A国负责生产苹果配件的工人领着极低的薪水,而A国的代工厂获得的利润也很有限,真正利润的大头都被在B国的苹果的股东们拿去了……)更妙的是,如果这一矛盾激化到即使使A国政府垮台,新成立的A国政府也只能选择继续保证B国在A国的利益,才能维持新政权的延续(看看现在的非洲就知道)和A国经济的正常发展(经济全球化的结果使你要么加入这个游戏,遵守强国定下的规则,按照他们给你的分工,老老实实地被剥削,要么不加入游戏,被活活饿死)。从而从根本上避免了二战后各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的多米诺骨牌现象。

当然要保证这种剥削长期维系,除了先发优势积累的资本、技术上的领先,文化宣传上的软实力之外,最重要,最本质的是保持一种绝对的军事威慑,用强大的军事实力为其他的一切规则保驾护航。当然这种殖民体系也不是就是完美了,虽然它基本杜绝了殖民地人民的直接反抗(有殖民地主权独立的政府在做冤大头的缓冲区和代理商),但是它很难阻止殖民地自身通过这种长期不平等贸易逐渐积累发展起来自己的国力(天道酬勤?或者富不过三代?),当殖民地国家的国力强大到想要改变自己被殖民的地位的时候,宗主国家有几个选择:一是进行一些颠覆破坏活动,阻止这种国家之间的“革命”。将其打回几十年前的状态,继续打工。二则是接纳这个国家到自己的体系中来,“共同富裕”、“共同殖民”,前提是剩下的殖民地仍有足够的拓殖空间,能在新增一个“剥削者”的情况下继续保证他们的生活水准不出现大幅度的下降。三则是拼个鱼死网破,输了,就是全球大洗牌,重新分坐席,赢了,就基本和一的结果类似,当然也可能会有一些国家从争斗中渔翁得利,结果还是洗牌。这几个选择的选择权也不是完全在这些宗主国家手中,很多时候只能被迫作出自己的决定。(可以想象对于这些国家来说,第一种选择是最好,最省心的选择,可惜要多方配合并不是那么容易)。

总而言之,现在宗主国家的孩子不用花太多力气就可以上世界名校,宗主国家的工人不用太辛苦的工作就可以有不错的待遇,过上还算滋润的生活,应该感谢货币和信用。虽然没有货币和信用,他们中的多数还能靠着赤裸的强权过着类似15世纪西班牙葡萄牙贵族们过着的生活,但是他们不会过得像现在这么得体,这么心安理得,这么有世界良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