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cracy也该从神坛走下来了

要成为神需要哪些条件?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心怀慈悲?普度众生?也许无法一一列举,也许无法避免争议。但是有一个条件肯定是必须的,这个“神”需要“untouchable”,不能存在于现世的三次元世界中,只要一进入现世,再超凡脱俗的神也就难免多少染上一些世俗的尘埃,而无法再保持仙风道骨的“神性”了。

“民主”这个词从五四时期大规模传入开始,便一直处于大陆人民的神坛之上,从未下来过,甚至有时在网上搜索也能得到神级人物的待遇,许多人对其的信仰程度远远超过了这个世界上被公认为最民主国家的公民,这恐怕也和它的“untouchable”有关系,就好像苍老师到了中国就乐不思蜀一般。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千辛万苦得到的总是值得珍惜的。近段时间港岛发生的一些事,又使得关于民主的各种争论在九州大地掀起了新一轮的高潮。关于这个议题的热门程度真可以和当年欧洲关于“三位一体”论的争议相媲美。

那么抛开那些信仰、追求、普世价值不提,“民主”这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之前很多的争议集中在决策的正确性上,的确“民主”作为一种政体,不管是作为筛选执政长官的机制还是用于具体议题的流程,都和决策密不可分。但是民主和独裁(或者说集中)的区别真得在决策的准确率上么?或者是决策结果的“方差”上?有的人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上。”而又有的人说:“大多数人的智慧也许不会得到最好的结果,但是至少可以防止事情走向极端。”真的是这样么?人类真得可以做出一个完全理性的,“准确”的决策么?

没有人可以看到未来,没有人可以准确的预测,所以这才是时至今日,各种跳大神、算命大仙、占星师、巫术师仍大有市场的原因。既然都不知道未来会如何,股市会升会降、楼市会涨会跌、小麦是丰收还是歉收、明年的流动性应该宽松还是收紧,那又如何去做出“绝对正确的决断”呢?关于个人如是,关于经济如是,关于包罗万象的政治决策更如是,更何况大多数的决策更多的是利益分配的博弈,比如是否应该放开土地供应,很多时候就是损害一批人,获益另一批人,没有绝对的对错。那么民主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只是一个纯粹的秀场?发泄的空间?显然也不是,西方推崇现实的资本主义国家每年耗费巨资进行各种选举活动,肯定也不是简单地类似于以前的封禅祭天,仅仅表达自己的信仰了事。民主还是有很重要的价值的,而这个价值仍然还是和“决策”有关。

只不过不是决策的正确与否,而在于决策是否可以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能够更好的得到执行。因为我们知道很多时候正确而有力的执行即使不是和正确的决策一样难,其难度也是仅次于正确的决策的。再好的方案,执行不力或者执行偏差,那也只是纸上谈兵,空留嗟叹。自上而下的集中或者独裁就可能会面临这种问题,不管当政者想得多好,如果政策的执行方或者接受政策的民众不能领会其中的奥义,阳奉阴违,或者激烈地对抗,那可能就会让许多命令成为一纸空文,而民主虽然不能彻底解决此类问题,但是至少可以很好地优化执行的结果。

首先,所有的分歧在民主讨论阶段就被公开的说明,公开的辩论,使得一些可以通过言语集中统一的分歧和意见在政策落实之前就完成了集中统一。其次,民主本身的“大多数人决断”的属性决定了它所得出的当选人或者政策法案,其反对者将是所有候选人或者方案中最少的。比如我这个法案,60%的支持率通过了,那么好吧,至少60%的人会赞同,会积极配合去推行吧?如果我这个候选人通过演讲、辩论或者不管什么方式,讨得了民众的欢心,拿到了70%的选票,那么骂我的人至少不会多于30%了吧。那么我要推行的东西,你们总不会全反对了吧,我们可是在选举时并肩作战,并且最终收获了你们宝贵一票信任的战友啊。所以类似拆迁这样的事,如果在民主的背景下,之前通过激烈的争吵,最后厘定的赔偿方案得到大多数人的通过,那么少数钉子户的反抗就不只不合理,甚至不合情了,不再能得到其他大多数人的同情。而如果我直接以行政命令强推去拆,那么不管赔偿数额多少,反抗人数多寡,最后的对抗都会演变成“少数人和强权当局的惨烈对抗”,其他第三方肯定更多地会去同情作为弱者的钉子户的。

所以为什么民主会成为目前政体的一种最高级最复杂的形态,不是因为它耗资巨大,组织繁杂,也不是因为它背后背负的那么多信仰和不论对错只管闭嘴的普世价值。其实不过就是因为经由这套程序得到的候选人和法案可以先天拥有最多数的民众支持,从而可能拥有最强大的执行力罢了。(为什么当年纳粹德国的战斗力那么强?就因为希特勒是一人一票高票当选的,万众拥戴,一呼百应。所有的指令都可以得到高效的执行。其实这和中国古代强调的得民心者得天下一个道理。没有民众支持,单纯靠暴力和高压,独裁其实也是推行不下去的,是无法获得最高效率的。所以西方“独裁官”(Dictator)一词诞生于罗马共和国,也许可以认为真正高效的独裁正是民意在民主形式下达成最高一致的终极形态吧:))

所以回过头来,看到网上很多人哀叹说大陆人民没享受过真正的民主,没有被真正的民主思想教育过,结果居然还有一种“俯瞰世界”的优越感……但是我想说的是没有经历过真正民主熏陶过的大陆民众(其实考虑到香港民众在港英政府期间也没享用过啥民主,所以在这方面大陆同学和香港同学还真没太大差异,大陆同学不必过度自卑,香港同学若是过度骄傲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在近一百年后也可以把民主这种高档玩偶从自己的神坛上面请下来了,万能灵药和普世价值之类的说法若不退散,可真有可能被“资深民主国家”的民众嘲笑“没见过世面,把和柴米油盐一类稀松平常的东西拿来当宝”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Response to Democracy也该从神坛走下来了

  1. Solrex says:

    偶尔一写,废话还挺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