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社会融资方式的选择

又有一个多月没更新博客了,想想几个月前刚续了两年黑山共和国的域名就觉得肉疼。所以还是尽量逼自己写点啥吧。

========================牢骚分割线=====================

几个月前很巧地和一个同学聊起了东亚自贸区的事,聊着聊着就说到投资手段上,当时这位同学情绪激动,说股票都是投机的玩意儿,骗钱圈钱投资效率低下,只有美国这样能吸收全世界投资又能随意印钞的超级大国才玩得动。中国的投资市场应该学习德国,以银行放贷和企业债券为主,融资靠谱,较少投机,真正把钱用在扩大再生产的刀刃上,而不是落入那些投机商人和赌徒的腰包中。于是争论主要就落在了股票还是银行贷款,容忍投机还是完全不容忍投机上了。

当时因为主要的见识都来自于书本和理论,总觉得再多的意见和争论也都是脱离实际的空谈,所以也不以为意。后来由于机缘巧合,在国泰君安开了个户,于是投了点小钱到了股市,正好赶上传说中的“钻石底”,经历了一个月的起起落落,对股市总算也有了点感性的认识。股市融资为生产企业输血一般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IPO,也就是企业刚上市的时候拿出股份到公开市场上贩卖。另一种是增发,也就是在IPO之后,公司增加股本,将增加的股份在市场上再次进行售卖,募集资金。不管是那种方式,都是依靠售卖自己的股份(或者说是质押)来获取投资。

和银行贷款以及企业债券比,通过发行股票融资对企业而言有几大好处:1、和银行贷款比,无需抵押物,或者说公司的全部资产就是公司的抵押物,而IPO的价格其实不光考虑了公司的资产还考虑公司成长的预期,所以比直接的抵押贷款要划算许多。2、企业融资成本较低,且可控。这个不考虑IPO给券商的承销费及手续费等,单单考虑与贷款及债券利息相对应的股息。对于企业来说股票分红的主动权是掌握在自己手上,赚得多则多分,赚得少少分,不赚不分,当然赚了也不可以不分(像苹果已经好几年不分红了)。实际上相当于最大化地把企业经营的利润风险转移到了股民身上。3、融资规模大,银行给贷款一般是比较小气的,企业发行债券也要充分考虑自己的偿还能力和付息成本,但是发行股票就不一样了,融资对象除了各大机构还有广大散户,定价估值一般还综合考虑了企业未来的成长性,这个规模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以上根据个人体会列举了三个优点,相对应的上市融资相比贷款、债券对企业而言也有如下短板:1、企业自主经营权的部分丧失。由于股份制企业是由股东大会说了算的。而上市企业股本分散,经营权就容易分散到几个大股东手里。而对于这些股东来说,最关心的是手中的股票和他们自身资产的增值及利益最大化,至于企业本身作为一个整体的未来和前景却一般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地方。所以经常会看到一些上市企业在股东压力下短视的表现,或者甚至被股东逼着打包优质资产零碎拆分卖给其他公司。这些都是股东利益和企业利益不完全一致的后果。2、上市融资的门槛较贷款、债券略高,特别在国内更加明显,A股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虽然A股三年前推出了创业板,但是门槛仍然不低(创业板要求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且持续增长或者最近一年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500万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并且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均不低于30%)。对于一般起步阶段的中小企业来说无法指望。增发的门槛也比较高,虽然每次增发的量可以很大,但是一般企业一年都难得增发一次。

综合以上优缺点,再加上股权本身在上市前可以做为一种激励和质押的资本,反而方便了一些中小企业的融资(比如VC、比如天使投资人)。总的来说,如果是企业,肯定更喜欢股票募资的形式。这可能也是我们为什么要不断扩大提升A股市场融资能力的原因。

但是有其利必有起弊,虽然股市对企业是利大于弊的,但是这种福利更多的是由于将企业融资和经营的风险转嫁到了市场上,使得这一部分风险由投资者来共同承担的方式实现的。投资者如果将钱存入银行,则基本可以认为毫无风险,如果将钱用来购买企业债券,也一般有一个最低的保底还款。而唯独在股市,投资者的投资几乎可以认为是毫无保障,损失的下限就是投资的全部。另外,之前提到企业有自由分红的权利,这些也使得投资者在回报方面不能得到很好的担保。而这还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由于IPO和增发其实在股票的二级市场只能算一种少数行为。这就使得股票的二级市场天生就具有很强的投机属性。每天在二级市场的巨额交易几乎都可以归入投机的范畴。(因为正常投资一支股票,除非企业经营状况有较大滑落或者生产有重大变故,股票是不会易手的,单纯追涨杀跌的交易都可以认为是对股价的投机)。这就意味着有大量的资金并没有通过IPO等渠道进入到真正需要资金的企业手中,而是落入了投机者和所谓庄家机构的腰包里。(当然这里有不少是投机者之间的零和博弈,在赚彼此的钱罢了,如果这些钱不在股市上流通,估计也不会进入企业而是会在某个类似赌场的机构或者市场出现)。如果将募集到却未流入生产企业的资金记为募集资本的社会成本的话。股市融资的社会成本毫无疑问是最高的。而银行贷款的社会成本不过是银行固定的存贷款利息差罢了。而且大量的投机性很容易带来市场的不稳定。蛮目地追涨和蛮目地杀跌都会带来股价的不正常波动。股市每一次泡沫的聚集和破裂都是一群赌徒收割另一群赌徒的狂欢。虽然要让赌徒拿自己的钱来干正经事不容易,但是当你看到如此巨量的资金流动时应该还是会忍不住可惜:“要是这么多钱都投到生产领域该多好。”在这里市场的威力和野蛮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么回到最初争论的问题,究竟需不需要投机,投机究竟好不好?初看之下投机是往投资里掺了沙子,甚至发展起来可能喧宾夺主,将投资的戏份全抢光。但是从整个结果来看,在市场较理性的时机里,投机还是很好地起到了投资的润滑剂的作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投机的巨大利益,也吸引了许多可能本来根本不可能把钱进行投资的“赌徒”到投资的市场上来,在豪赌的同时也流了一些钱进入真正的投资市场。从这个角度来看,股市还是有保留和发展的必要的。这些收益足以让人忘记市场可能潜在的巨大风险和惊涛骇浪。而且资本的市场是有周期的,下行总会触底,而不至于万劫不复,也许这就是人们愿意忍受将经济世界交给赌徒去操控的原因吧。本来世界就在被无穷无尽的不确定性包围着,也许从上帝到人天生其实都是好赌之徒,只是赌的勇气有大小罢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