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ugust 26, 2011

必然性与偶然性浅议(老贴重发)

这周的任务又没完成,只好把09年写的一篇老文章搬上来,这篇文章最早帖在88的史版上,热烈讨论了一个上午,一直讲到了量子力学,可惜后来要考试,等考完回来,发现帖子已经被版主合集了,后来放到人人上,也没几个人看。当时这文章就有很多地方言有未尽,可惜年纪越大越没心情改了,再贴一次,就当抛砖,不知道能不能引出一些有意思的讨论。 ================================================================ (以下的一切讨论基于一个大前提:世界是爱因斯坦所认为的绝对的因果系统。即没有无果之因,没有无因之果,或者按力学上的说法叫力是改变物体运动状态的充要条件) 历史的必然性与偶然性问题在某种意义上是属于历史观的基本问题,是一个人基本价值观和世界观绕不开的话题。 那么,历史,或者说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究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 咋看起来,好像两种答案都有道理。 例如以硬币为例,一枚硬币落地,结果的正反已经可以认为是经典的偶然事件(或者叫随机事件)。但是,如果在世界是绝对因果系统的假设下,我们就会发现,硬币落地的结果已经由经典力学唯一确定了。如果我们能精确测算扔出硬币的角度,力量,硬币的受力点等相关参数(而且并不需要知道所有的参数,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只需要知道关键的几个就行,像空气阻力之类的都可以认为没有影响),我们就可以知道硬币落地的唯一结果。所以这枚硬币抛出去的一瞬间,它落地时的正反已经只剩下唯一的答案。而且更恐怖的是,由于世界是绝对的因果系统,所以我们前面提到的扔出硬币的角度、力量等“决定”硬币落地结果的参数同样是可由之前发生的“原因”进行推算。照此推理,可以一直追溯到宇宙起源的那一刻。所以在绝对因果系统这个大前提下,宇宙中每一刻发生的一切都在宇宙诞生的那一刻,由那个唯一的输入决定好了。所以历史显然应该是必然的。这倒与古人提出的“天命”,“命运”暗合了……虽然可能出发点不大一样,意思也不完全相同。(刚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还蛮兴奋的,后来才知道19世纪拉普拉斯学派早就提出类似的观点,并在欧洲风靡一时了--) 可能会有人提到“测不准原理”,其实如果承认绝对因果系统这个大前提,那么“测不准原理”也可以解释为“结果确定,只不过超出人类测量认知的极限罢了”,分子间的热运动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显然也是受到了原子间作用力的结果。只不过人类永远不可能同时测准能量和时间(而这恰恰是由于在这个尺度下人类找不到更小的工具来测量,导致测量的过程直接干扰了结果而已)。 所以所谓的偶然和必然,不过是按照我们人类自己的观察能力进行的分类。当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能准确地预见未来时,我们就称其为必然的,当我们所掌握的信息不能准确预知,甚至毫无头绪时,我们就称其为偶然的。 而且事实上,我们永远不可能掌握完全的“信息”,因为宇宙是一个所有事物都彼此联系的混沌系统。任何一个微小的扰动都可能带来结果的巨大“变化”(这个“变化”指事实和我们的预期之间的偏差),具体的例子可以参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蝴蝶效应”之类,这里就不再赘述。而从微观角度讲,由于“测不准原理”的存在,我们所获得信息的“准确度”又不得不由于尺度的限制而大打折扣。所以我们平时的决策都是建立在“不完全又不精确”的前提下进行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人类的每一次决策都是一次赌徒式的行为,我们要么看到只是装着筛子的黑盒,要么就是自以为撇到了某张牌面。这也难怪“神话”中的诸葛亮最让人敬佩的就在于他的“算无遗策,料事如神”。而基于以上的理论,我们知道这样的人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或者就算有接近这一高度的人,也只能称为“智慧与运气”的化身,或者“运气”的化身可能更准确一些。 现实中比较理想地反映这一事实的模型有很多。比如股票。如果你获得了所有的信息,你自然可以精确预测股票的涨落,但是如果你只获得了99%的信息(这里的百分比是指信息量),那你即使比起一个啥也不懂只掌握5%的信息的人来,也是毫无优势。因为你所缺失的那1%的信息可能恰恰会使结果与你的预测完全相反。(提前评估一条信息对结果的影响力的难度恐怕与预测这个结果本身一样难) 这里其实还可以得出一个推论,宇宙中的一切要么都可以被“精确”预测,要么都不可以被“精确”预测。因为要“精确”预测某一件事(不管是哪一件事)都必须要获得宇宙中的所有信息,或者是能够推导出所有信息的输入(根据前面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混沌系统的理论)。而一旦获得了这些,就足以“精确”预测宇宙中的每一件事,过去和未来,宏观到微观,一切尽在掌握。 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必然与偶然的话,我们可以这样说:从世界是绝对的因果系统的角度来看,历史是必然的。从人类预测能力的限制来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偶然的。(因为都不是可以精确预测的) 当然这里提到的是“精确”的预测,模糊的预测我们还是可以做得很好的。比如天气预报。天气系统是典型的混沌系统,记得中学时就看到一本书上说,天气是无法预测的(而且当时的天气预报也确实是很不准,记得小学时还做过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统计--)。但是,现在天气预报的精度提升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在预报时永远无法得到100%的准确率,但是在不考虑某些特定的扰动的情况下,我们也许可以把准确率提高到90%以上(好像现在的晴雨预报准确率已经高于80%了)。而像抛硬币这样的活我们甚至可以让预测的结果达到99%以上的精度,无限接近100%,(因为测量那些关键数据的仪器似乎并不难做。而抛硬币者突然中风、仪器损坏、停电等小概率意外似乎也难以避免。)而即使精度达到了99.999999。我们仍不能取消偶然性,因为这0.000001%的存在,我们无论哪一次预测都不能拍着胸脯说这一次100%是对…… 回到正题,(似乎跑得有点远),其实这篇文章的本意还是想说明历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而不是说预测的。(当然两者有很深的联系)。按照上文的假设、推论。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以前教科书上关于历史必然性与偶然性的论述有很大的问题。历史的确是由人民创造的,但是并不仅仅是由人民创造。所有的人,宇宙中的一切都对历史的演化有着贡献,(因为普遍联系的存在)。而所谓的英雄人物也未必比自然界的一道闪电有着更大的影响。至于所谓“如果拿破仑不存在,那么会有另一个‘拿破仑’来代替它”的说法也是不正确的。这种说法其实落入了一种“宿命论”的怪圈中。如果如上文所言,世界的一切都是确定的,那么“拿破仑不存在”这样的“如果”就永远不能成立,如果这条假设成立,那么整个宇宙都将崩溃。(这一点很好想象,因为拿破仑的诞生是一系列原因作用的结果,同时它自己做为“原因”与其它条件互动将时间推动到现在,如果单独的把这一点摘去,就必然导致许多无因之果和无果之因,而这样的宇宙在开篇的大前提下是无法维持的),即使不考虑这一点漏洞,我们也可以发现,如果拿破仑的作用很大(大到直接影响“宿命”的程度),那么没有人可以代替他。如果拿破仑谁都可以代替,那么要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也不一定一定要一个拿破仑式的人物了。   唉,一边写一边跑题,写得很乱,以后再改吧,欢迎拍砖。

Posted in essay | Leave a comment